餐饮业面临现金流危机,要压缩开支也要主动进攻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北大纵横

餐饮行业面临的是“现金流危机”,

大部分企业表现会不如西贝


问:此次疫情对餐饮行业带来的主要影响有哪几方面?


王小龙:不夸张的说,这次疫情对餐饮行业恐怕是现金流危机。短期来说的直接影响是,因为不鼓励聚餐等因素,餐馆的堂食几乎是没有生意的,较以往下跌了80%-90%。只有少量的外卖还在运作,但外卖也遇到了问题,比如人们对它的安全性是有担忧的,会不会也存在健康隐患。


很多企业在春节期间囤积了大量的食材,但由于疫情来的太迅猛,很多食材无法消化,这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同时,企业运作还有人工、租金、还贷款等方面的开支。有地产商主动提出减免租金,但还是少量的。


问:西贝董事长贾国龙此前接受采访时说,贷款发工资可能也只够撑三个月。如何评价他的预判,对大部分餐饮企业来说,面临的现状是怎样的?


王小龙:贾总做了很真实的数据披露,他谈的情况静态来说是属实的。但动态来看,西贝是可以撑过去的,因为它有品牌有口碑,可以通过银行、投资机构等多种途径获得支持。


但西贝是全国餐饮排前几位的头部品牌,目前中国超过30亿销售规模的餐饮企业不超过20家,绝大部分是中小微企业,它们没有西贝那样的积累和现金流。如果疫情影响持续三个月,它们可能就会倒下。


问:百福旗下餐饮企业的现金流情况如何?


王小龙:整个弘毅、百福的餐饮板块有十几个品牌,年营收规模跟西贝差不多。但我们有一半门店在海外,在国内有接近600家门店,年营收规模总体在三四十亿。对其中好一些的品牌来说,它们有平时的管控和积累,如果立即压缩开支并且快速开源节流,我认为是可以抗三个月的。而对一些小品牌来说,压力是更大的。因为它们本身处于成长期、投入期,造血功能不足以覆盖基础设施、人员等方面的各种前期投入。对它们来说,可能现金流就够支撑一两个月的时间。当然,现在也都在采取积极的措施应对。百福作为上市公司,会发挥集团军协同作战的能力和资本优势,努力协调资源,协助各品牌渡过难关。


要压缩开支也要主动进攻


问:为了应对现在的变局,百福和旗下的餐饮企业采取了怎样的举措?


王小龙:我们的反应是比较快的,从1月20日钟南山谈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开始,我就几乎一天没休息过。我第一时间在微信工作群中跟旗下餐饮企业的老板预警,希望大家做好最坏的打算,制定出自己的应对策略。


首先,确保员工和顾客的安全健康是我们的第一考虑。因此,百福第一时间响应政府号召,为减少疫情的传播,快速关闭400多家店,让员工尽量原地待命,等候通知。


同时,我们也很快采取了非常规的做法来开源节流。餐饮企业的人力成本是比较主要的,但我们会尽量不裁员,首先通过管理层停薪、降薪,与公司共度难关。我作为CEO,与COO、CFO商量后均决定从2月份开始停薪三个月。总监层面薪酬减半,其它还有部分同事根据自己的工作量自愿提出休假。


在百福旗下的餐饮品牌大部分在北京和深圳,在对北京本地品牌进行预警和安排后,我在1月22号晚上来到深圳呆了五六天,与我们当地的餐饮品牌一块认真讨论应对策略。


它们的反应也是极快的,决定马上以活下来为最重要的目标,采取自救的一系列措施。首先,压缩一切开支,所有投资暂缓。所有要开的新店暂停,所有对外的招募暂停,管理层人员开始停薪、降薪。


第二,我们还得主动进攻,想办法加磅外卖,并且让消费者放心。我们的一些品牌开始推出适应家庭套餐的外卖,门店方面开始陆续为员工购买医用口罩、体温计、消毒酒精等个人防护工具,并配备专业的测温温度计对来店顾客进行测温。截止1月24日除夕当天,弘毅及百福旗下品牌PizzaMarzano、和合谷、新辣道鱼火锅等14个品牌均已完成了门店疫情防控工具的购置和员工防控培训工作,并通过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向社会发送了疫情防控告知书。


在“防”的同时,我们也要尽自己所能履行社会责任。如和合谷近期针对北京部分区域的疫情防控和物资供给工作,从2月2日起会先后为北京第二医院、北京急救中心、西长安街辖区社区提供数百份抗“疫”套餐及蔬菜,加强医务人员的后勤保障。


问:疫情是否正倒逼餐饮领域进行新的商业模式尝试?


王小龙:餐饮行业本来还是属于劳动密集型的行业,跟门店直接相关的人员就有4000万,人力成本也是很高的。针对现在的情况,大家会想办法降低用工费用,行业会加速向少人工化、数字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比如点餐可以通过手机扫码自主完成,外卖可以通过自提而不是配送,后厨的切菜、炒菜也可以自动化完成。


另外,即使疫情平息两三个月后,大家可能还是会恐慌聚会,门店自提、无接触配送的方式也是趋势所在。


长期看好餐饮投资,

现阶段更注重投后管理


问:针对现在的情况,弘毅和百福是否会调整在餐饮领域的投资策略?


王小龙:长期来说,我们不会停止在餐饮领域的投资布局。短期来说,我们现在的重点是把旗下已有的品牌做好,大家一块共渡难关。


因为首先,餐饮行业是民生行业,具有很强的刚需性。过去十年里,餐饮行业的平均增长速度接近10%,中国很多行业没有这个增速。目前,餐饮行业是四五万亿的体量规模,十年以后很可能是十几万亿的体量规模,这是支柱型的行业。


第二,中国餐饮行业很大程度上代表中国的饮食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最经典代表。而且走国际化这条路已经开始出现了,全球化是必不可免的,所以我们坚定投资餐饮行业。


第三,即使疫情不来,行业也会有洗牌的趋势出现,这次疫情加速了洗牌。我们相信,一定会有一批优秀品牌,在便利性、安全性、性价比、精细化管理等方面表现出色,它们的抗风险能力是很强的,我们会加大力度支持品牌快速发展。


问:餐饮行业关乎国计民生,不仅仅是企业自己的事。在政策层面,您呼吁政府部门提供哪些支持?


王小龙:餐饮行业关乎数千万人的就业,这背后是数千万个家庭。如今,在疫情带来的巨大挑战面前,我们呼吁政府推出一些积极的救助政策。


首先,由于餐饮企业的现金流吃紧,希望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能够有社保的减免或推迟。目前北京已经在带头这样做,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宣布,暂定将1月、2月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至3月底,我必须是为他们点赞的。缓交社保后,让更多企业有可能存活下来。


第二,国家和地方层面可以进行一定的税费减免或返还。同时,华润、万达等地产商现在都推出了免租金的措施,政府能不能给它们也提供一些税费减免方面的支持,让更多地产商有空间让利于终端的餐饮企业。


第三,希望政府提供更灵活的金融支持政策。餐饮企业没有地、厂房等固定资产,门店也没办法抵押,通常很难获得银行贷款。在这样的特殊时期,银行能不能适度提供流动性的低息贷款,或者供应链上的金融支持,只要挺过这段时间,餐饮企业的现金流是非常好的,还银行钱的压力不是很大。


此外,外卖平台的佣金抽成通常能够占到15-20%。我们呼吁美团、饿了么能够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对佣金费用有一定的减免支持。现在美团在武汉已经有免除佣金的措施,但疫情不止在武汉,我们希望减免的力度能够更大一些,同时也期望政府也能给这些平台以政策支持,平台就会有更多的让利空间来支持商家,大家共度难关。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大咖全名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