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数字化转型的浅谈

发布时间:2020-10-21 来源:公众号北大纵横原创文章

一 数字化理解的混乱和误区

1 不知所云的玄学化

目前关于数字化最大的混乱就是玄学化。有的人在对信息技术近30年的发展,对各行业企业信息化建设和实际业务并不了解的情况下,用本身就不可琢磨的数学、哲学做看似有道理的类比,将数字化说成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东西。

2 自说自话的文学化

与玄学化对应的则是文学化。在同样对相关知识不了解的情况下,用优雅、优美的文字,文学性的给数字化讲故事,也称之自说自话。

3 信息化和数字化混为一谈

与前两种对应,后两种是IT圈内人士常见的问题。保守的一种是片面的否认数字化,把数字化的表现统统归为信息化。

4 贬低信息化,神圣数字化

这一种又颇为激进,把信息化说成低级的,原始的,落后的,而数字化是高级的,智能的、创新的,大有世间已无信息化,独为数字化鼓与呼,无数字化不生存,得数字化者得天下的情结。

二 数字化是什么,和信息化的关系

从2018年后,数字化(转型)成为热门话题,尤其进入2020年后,“数字化”明显盖过云计算、大数据,甚至人工智能这些热门词。但从IT厂商、咨询公司到媒体、相关专家,对数字化(转型)的概念、要素、方法、业务实践,各说纷纭,并无统一或趋同的说法,总体来说,目前的“数字化(转型)”,有需求、有趋势、有认识、有炒作,逐渐清晰、仍很混乱。关于“数字化”这个词,甚至找不到有说服力的出处。说的最早的归于香农,但香农毕竟是“信息化之父”,香农三大定理是明确的信息论的基础理论。稍近些,又有1995年尼罗庞帝出版的《数字化生存》,这本书实际上是关于数字化世界一本散文集,被评论家质疑为技术乌托邦。个人的观点,引用前者的,可以算是玄学化,而引用后者的,则可划为文学化。前百度总裁陆奇博士在2020年一月的演讲《数字化浪潮与创新机会》的提到数字化。陆奇总结了数字化的效应和长期重要意义包括:

1. 把某一自然或社会现象和关于该现象的信息抽取分离;

2. 对该信息进行有效地保存和传输;

3. 针对任务,进行高效计算,获取知识,解决任务;

4. 相比于人和现象直接交互,数字化能大规模提高效益;

5. 数字化将能完成越来越多人类无法胜任的任务;

6. 人类社会进展需要相互合作,并与自然现象交互解决越来越多的任务;

7. 数字化将不断提高人类社会达到我们目标的能力。

基于以上的阐述,可以这样理解,信息化是“业务到数据”,数字化是“数据到业务”。例如,员工数据,物料数据,销售数据等,这些在过去几十年的信息化过程中,已经解决的,已经有成熟的ERP、财务系统、OA系统、人力资源管理系统等,这些都是将基础管理和运营过程中基础数据,利用信息系统管理和使用,所以建议还是放在信息化的范畴内,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混淆和争论。而像顺丰、京东的智能仓库的机器人路线规划、阿里的智慧城市和智能交通、今日头条的基于用户阅读习惯的信息推送、生态农业、养殖业的利用传感器和监控的数据采集和利用等、零售消费与生活服务的数字化赋能等,还有雄安新区建设中并行的BIM系统,这些基于传统业务产生的数据,推动和演变出新的业务方式,用传统的人工录入和分析不能合理和有效率处理的,个人认为才是数字化的范畴。这个建议性的区分,或者说试图建立某种区分模式,至少可以避免产生陷入“一切都是数字化”的尴尬局面。

三 实践中的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创新

阿里云研究中心发布的《100个案例数字化转型&智能创新》,从“零售消费与生活服务、工业制造、金融、数字政府、互联网&企业上云、人工智能、万物智联”七个方面介绍了在商业和社会发展的数字化转型成功案例。蒙牛有100万头牛,将近800个牧场。以前传统牧场主要依靠人工经验来管理。现在通过在奶牛养殖的许多环节进行数字化,并连接上物联网,从饲养到产奶、对奶牛及牧场运营实现数字化监控,逐步提高牛奶质量产量,提高牧场运营效益。蒙牛通过阿里云的数据中台,将供应链相关系统数据全部打通,将“基于订单历史的人工预测”改变为“基于实际销量的智能预测”,提升预测准确度。未来,还可将预测结果反向输出给下游经销商和零售商指导其订单发布,实现经销链条的成本最大节约和共赢。数据会成为企业运营中贯穿所有业务的血液,赋予整个企业智能化的能力。

四 管理咨询公司的数字化

数字化(转型)对于咨询公司既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咨询公司需要比客户企业更超前、更灵活迎接最新的管理方法和技术变化,专业的咨询公司必须先经历自身的数字化,才能真正有效的去帮助客户实现数字化赋能。德勤是第一家创建独立数字部门德勤数字(Deloitte digital)的公司,2013年埃森哲数字(Accenture digital)紧随其后,2014年波士顿咨询集团数字风险投资(BCG digital Ventures)紧随其后。麦肯锡创立 Digital McKinsey和MDL(麦肯锡数字实验室),收购数据分析公司,和专业大数据公司,以增强其在数据方面的专业能力。奥纬咨询(Oliver Wyman)、毕马威(KPMG)和普华永道(PwC)等咨询公司建立了跨部门工作的数字团队,保障数字专业知识可以跨部门转移,并以灵活的方式轻松应用于任何项目。埃森哲中在数字化方面做的最积极、最专业、规模最大。在全球MSP(管理服务提供商)排名与评价中,埃森哲被多个分析机构评定为领导性的排名前列的MSP服务商。可见,在MSP业务、云咨询业务、云转售业务等方面,都有一定的规模。埃森哲接管了IBM、HP在全球的现场服务,在中国的人员规模超过了2万人,其中针对云业务相关领域的员工超过了5000人。按照阿明(Aming)对现有中国公有云厂商综合收入的统计方法来看,埃森哲全球云业务综合收入是数字化业务、云计算业务与网络安全业务。截至2019年8月31日的埃森哲2019财年业绩数据,在数字化、云计算与网络安全方面的新业务收入2019年已经高达280亿美元,其中云计算业务达到了110亿美元,接近AWS年营收的一半。2020财年,埃森哲全球营业收入达443亿美元,以美元和当地货币计,分别同比增长3%和4%。数字化、云计算和网络安全相关的新业务已占到了全部收入的70%。

作者:黄海,北大纵横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