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思:比黑天鹅更可怕的,是我们视而不见的灰犀牛 MBA 今天

发布时间:2020-02-24 来源:

2020年初,进入本世纪第三个十年不到一个月,新冠疫情突如其来,不仅搅动了整个中国,其庞大的阴影还蔓延向世界的其他角落。

得知武汉封城消息的那一刻,我脑中闪出一个念头:一只超级“黑天鹅”横空出世了。我预感到,这世界将随这只黑天鹅的出现,发生巨大改变,而且是再也回不去的改变。 

“黑天鹅”一词比喻非常难预测的小概率事件,可一旦发生便会对它所在的系统产生巨大影响。比如泰坦尼克沉没、911事件,甚至是特朗普当选总统。

这些天来,疫情的冲击愈演愈烈,其影响远远超过了非典。人们担心被传染、被隔离、被歧视,担心公司存亡、裁员失业、经济停摆。几乎全民都被卷入混乱之中,一时间人人自危。

这是一个巨大的灾难,你我都身处其中,无法逃脱。

然而,又有一些疑问始终困扰着我:

这一次的新冠疫情,真的是无法预测的黑天鹅吗?

明明有不少征兆和预警,究竟是什么,让我们躲不开这场由小危机酿成的大灾难?

这些问题,一直到我读了《灰犀牛》一书,才有了初步答案。我发现,这场几乎撞翻了全中国的疫情,与其说是一只神秘、罕见的黑天鹅,倒不如说,更像一头凶悍绝伦,却被我们视而不见的灰犀牛。


一、灰犀牛已奔袭而来

“灰犀牛”是2017年出现的热词。灰犀牛长于非洲草原,体型笨重,反应迟缓,你看见它在远处可能不会在意。可一旦它向你狂奔而来,后果便不堪设想。它并不神秘,却更加危险。

灰犀牛是指太过常见以至于人们习以为常的风险,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很多突发事件看似偶然,其实都有源可溯、有迹可循——危机明明已经存在,人们却视而不见,心存侥幸,拖延应付,最后眼睁睁被它一头撞翻。

“灰犀牛”概念的提出者是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米歇尔·渥克。她是《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特约撰稿人,还担任了纽约的国际政策研究所所长。

渥克在出版于2017年的《灰犀牛》一书里,列举了多种灰犀牛危机的类型。其中,流行性疾病和飓风、海啸、地震、金融危机一样,都是反复出现的灰犀牛。它们属于已知的必定会发生的灾难,只是不到最后一刻,你不知道它们会何时发生、在哪里发生。

渥克将人们面对灰犀牛危机的典型反应分为五个阶段:

1.否认事实:面对潜在的风险,本能排斥和否认,或认为是小概率事件,选择无视;

2.得过且过:当危险信号出现,人们找理由拖延问题,甚至希望危机自行消解;

3.诊断延误:当危机已经到来,人们无法分清当下事件的轻重缓急,犹豫不决,错过挽救机会;

4.恐慌:危机升级,灰犀牛已冲到眼皮底下,人们意识到大祸临头,陷入恐慌;

5.匆忙应对:人们或者采取行动,亡羊补牢,或者直接崩溃,但都无疑要付出沉重代价。

对比一下,我们便可以看出新冠疫情当中强烈的灰犀牛特质:

此次疫情的病毒来自于野生动物,自然宿主很可能是蝙蝠,这和非典如出一辙。可有关部门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售卖野生动物选择了放任,猎杀、兜售者和吃野味的人也对可能的危险无动于衷;

危机传播初期,疫情已经上报,专家组已经调查,但出于种种原因,有关部门信息披露迟缓或瞒报,延误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机。甚至,李文亮医生等8名发出预警的吹哨人,还被当成“散布谣言者”受到训诫;

1月20日,在“可防可控”的通报持续了多日后,疫情真相才大白于天下,钟南山明确表示新冠病毒“人传人”。这时,全国铁路春运已启动了十日,天下震惊,陷入“抢购口罩”的恐慌中;

1月23日,武汉“封城”,进而全民隔离,一场惨烈的战役打响。这已不仅仅是亡羊补牢,更是“壮士断臂”、“刮骨疗毒”,而后续的巨大冲击还要让所有国人付出惨重代价。

回顾疫情的由来和发展,我们不难看到:

如果说疫情爆发在千万人口、九省通衢的武汉,又恰逢春运人口大流动这个时间节点,尚有一定偶然性的话,其他很多情况,几乎都是非典的重演。

那些需刻骨铭记的惨痛教训,却似乎早被遗忘,人们对这些蕴含风险的现象司空见惯,熟视无睹。

当黑天鹅腾空而起,我们会发现,每一只黑天鹅的阴影下,都藏着我们视而不见的灰犀牛。

你觉得它离你很远,只是个小概率事件,而事实上,它就在不远处,并且已经朝你奔袭而来。


二、灰犀牛藏身于人性的暗面

这一次的疫情,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和伤害。封城二十多天来,眼见着实时疫情地图上,从雄鸡的心脏位置开始,中国的版图一块块被染红,颜色相继变深,异常触目惊心。

除了不断更新的数字、消息之外,我们还从一些纪实报道中读到了很多感染亲历者的故事,深深感受到现实的沉重与生命的不能承受之轻。还有一周前,“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去世,更让我们感到巨大的悲痛。

当众多事实真相被揭示,我们也越来越倾向于判断,此次疫情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不仅是“黑天鹅”,更是“灰犀牛”。

要应对灰犀牛,我们首先要看到灰犀牛危机背后的根源——人性。我们说,灰犀牛藏身在黑天鹅的阴影下,其实,灰犀牛真正的藏身之处,是在人性的弱点或者说暗面之中。

灰犀牛通常发源于某些系统性风险,这些风险具备相当的可预见性,会在早期就显现出众多的征兆、信号。然而,灰犀牛依然如此凶险,易造成巨大危害,其根源是因为那些危险信号常常被忽视,那些潜在风险由于人性的暗面被一步步地放大,最终酿成不可收拾的滔天大祸。

在与灰犀牛相关的人性暗面中,有两点最为致命:一是轻慢,一是恐慌。

某种意义上,你可以将其理解为两种“心智木马”(心理层面的木马病毒)。它们会劫持我们的心智系统,让我们在危机中应对失当。

非典的时候,央视主持人柴静制作的非典专题节目因探寻和呈现事实真相,被指制造恐慌。对此,时任《财经》杂志主编的胡舒立说:“比恐慌更可怕的是轻慢。”时间过去了十七年,轻慢再一次成为新冠疫情这只灰犀牛肆虐的肇因。

因为轻慢,有人不懂得敬畏自然,无视猎食野生动物的潜在风险;

因为轻慢,有关“地方和部门”反应迟缓或决策错误,贻误重大战机;

因为轻慢,有人在全民警戒之际,仍不带口罩乱跑,还放言“能奈我何”;

……

《流浪地球》原著作者刘慈欣在其代表作《三体》中写到:无知和弱小不是生存的最大障碍,傲慢才是。

再来说说恐慌。

恐慌,主要是恐惧、焦虑等情绪的集合。意识到灾难来临时所产生的恐慌,不一定是坏事。它们是正常的心理反应,让我们在强大的压力下迅速紧张起来,以便更好地应对危险。

然而,过度的恐慌却可以看作一种心智木马,具有强大的危害性。

在灰犀牛危机中,如果说轻慢会放大危机,酿成大祸,那么,过度恐慌则会限制和扼杀我们的心智力量,让状况进一步恶化。

因为过度恐慌,有人失去理性,轻信谣言,沦为乌合之众;

因为过度恐慌,有人失去同理心,歧视武汉人、湖北人甚至外地人;

因为过度恐慌,有人产生替代性创伤,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

……

如果我们一直处于过度的恐慌之中,心智甚至有崩溃的危险。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过度恐慌会导致一系列身心乃至社会后果,造成“次生灾害”。这种社会层面的心理次生灾害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可能比灾害本身更加严重。


三、三种心智力量,应对灰犀牛

既然灰犀牛危机藏身于人性的暗面,因为轻慢、恐慌等心智木马的庇护和助长而危害巨大,那么,我们该怎样防范和应对呢?

米歇尔·渥克在《灰犀牛》一书中提出了6条“灰犀牛游猎攻略”,侧重于行为层面。我们可以从心智层面出发,结合她的建议,提出以下几条应对策略:

以诚实之心,坦然接纳现实

心怀轻慢和侥幸,回避真相,否认危机的存在,这是我们最容易犯的错误。因此,应对灰犀牛危机的首要策略,就是诚实。对自己、对他人保持诚实之心,接纳和承认现实。

诚实,不只是一种品质,也是一种信念、一种心智力量。

面对灰犀牛,要承认危机的存在,不要学鸵鸟,将头埋在沙土里,自欺欺人;更不要在危机信号出现后,还心存侥幸,幻想以拖待变,或为了眼前利益,做出欺瞒行为。

回到本次疫情,我们从钟南山、李文亮、张文宏等人的身上,都感受到了诚实的力量和诚实的可贵。

以勇气之心,去做该做的事

疫情让很多人都陷入了焦虑、恐惧,萌生出一种强烈的无力感。这时候,我们需要另一种心智力量——勇气。接纳现实,接纳情绪,但不被恐惧和焦虑控制,为所当为,这就是勇气。

发现远处的灰犀牛,不要静立不动,要勇于挺身而出,成为“灰犀牛的吹哨人”。

灰犀牛冲到眼前,不被恐慌击倒,要迅速反应,无论是做好防护和隔离,又或者是坚守和逆行。

任何时候,行动起来,去做该做的事、能做的事,哪怕带来的改变很微小。

前几天,科普公众号“回形针”一个解读新冠肺炎的视频刷屏。视频以这样一段话结尾:我们之所以赞颂勇气,是因为我们人类在明知风险的时候,仍然选择做我们该做的事情。

以智慧之心,从危险中看到机遇

这场灰犀牛危机的危害之大,影响面之广,都是我们这个国度数十年来未曾出现过的。灾难面前,很多人对未来感到焦虑和迷茫。这就需要我们拥有第三种心智力量——智慧。这里的智慧,不是指广义的人类智能,而是指能够深刻、透彻地看待问题。比如说,看到祸福相依,危险中总是伴随着机遇。

米歇尔·渥克提出的建议当中,其中一条是:不要浪费危机。一场严重的灰犀牛危机总是会暴露出系统里的众多问题,这往往正是进行变革、阻止未来危机的最佳时机。

同时,灾难也可能创造出意想不到的机遇。本次疫情确实让很多企业面临生存窘境,但也有一些行业因此受益,比如游戏、视频、在线办公、在线教育、生鲜电商等行业都迎来了一波不小的业务增长。而张一鸣的《囧妈》上网更被网友称之为“神操作”。

这也就是《黑天鹅》作者塔勒布提出的“反脆弱”概念——站在脆弱的反面,学会从风险和波动中获益。这是一种更高级的智慧。

塔勒布在另一本著作《反脆弱》的开篇写到:风会吹熄蜡烛,却会让火越烧越旺。对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沌也是一样:你要利用它们,而不是躲避它们。你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

诚实、勇气、智慧,以上就是应对灰犀牛危机的三种心智力量与相应对策。

诚实面对危机,坦然接纳现实,反倒会让我们混乱的心变得宁静。如果将“诚实”换成“宁静”,你会发现它们同样出现在美国神学家莱因霍尔德·尼布尔的《宁静祷词》中:

请赐给我宁静,去接纳我无法改变的事;

赐给我勇气,去改变我可以改变的事;

赐给我智慧, 去分辨这两者的不同。

《宁静祷词》写于1934年。二战时这篇祷文不胫而走,每一个出征前的美国海军士兵,都拿到了一页单张。后来,它成为了二十世纪最著名的祷告文,以强大的心智力量,帮人们去面对这个世界巨大的不确定性。


四、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生活

我们说,2020年的开年十分魔幻:山火、洪水、地震、雪崩、蝗灾,还有令人震惊悲痛的科比坠机、差点引发三战的美伊冲突……黑天鹅漫天飞舞,灰犀牛横冲直撞。

这种“魔幻”的感觉,还可以换一个词,叫做“荒诞”。尤其是新冠肺炎,这场绝大多数人平生未遇的灰犀牛危机,让我们的生活仿佛一场荒诞的梦,完全脱离了原先的轨道,改变了原来的形状。

让我们回看80年前,1939年,也有一头可怕的灰犀牛,从欧洲某国冲出,一路撞翻了波兰、法国、荷兰等国家,就连英国、苏联等强国也差点沦陷。那头灰犀牛就是德国纳粹。

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经历了那场浩劫,并亲身参加了法国的抵抗运动。二战结束后,加缪于1947年出版了小说《鼠疫》,隐喻那个纳粹法西斯像鼠疫病菌一样吞噬千万人生命的艰难时代,告诉我们该如何面对世界巨大的荒诞性。

小说讲述了一个叫奥兰的城市在突发鼠疫后的故事,从一开始的轻慢疏忽、瞒报疫情,到后来的恐慌弥漫、谣言四起,再到困境与绝望中的奋起和反抗……主人公里厄医生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仍日复一日地做好本职工作,和鼠疫搏斗,拼尽全力挽救生命。他说:“这一切与英雄主义无关。同鼠疫做斗争,唯一的方式就是诚实。”

这部《鼠疫》成为了加缪最有影响力和社会意义的作品。1957年,加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在那个人类被战争灾难席卷的年代,加缪的“荒诞哲学”影响深远。他指出,面对荒诞,我们纵然无力对抗,但依然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在荒诞中奋起抗争,才能为这世界打开一个缺口。

许多年后的2020鼠年,经历这一场特别的“鼠疫”,我们同样倍感荒诞。幸运的是,我们虽然彼此隔离,但却从未孤军奋战。

从坚守武汉的本地医护人员,到驰援前线的各地医疗队,从穿梭在空城的快递/外卖小哥,到春节赶去加班的口罩厂员工……我们有无数的平凡英雄,以诚实和勇气履行自己的职责,在这一危难时刻,绽放自身职业的光芒。

这场注定叫人终身难忘的灰犀牛危机,也给我们带来一堂深刻的无常课程,让我们有机会静下心来,重新思考自己与世界与他人的关系,思考人生的处境和我们的未来。

文章的最后,将我喜欢的几句加缪的话送给你:

真正的救赎,并不是厮杀后的胜利,而是能在苦难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活着,带着世界赋予我们的裂痕去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