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后的2020 区块链可以做什么?

发布时间:2020-02-24 来源:

新型肺炎彻底打开了全球的2020,有无数人都在说,希望重启这一个新年。新型冠状病毒成了2020年飞出来的一只黑天鹅!但是,一切偶然的背后都是必然!2003年的非典,由于大家都不敢出门,刘强东把中关村的实体店铺搬到了线上,马云看到了C端购物的需求,顺势创立了淘宝,由此加速了电商数字产业的发展。

___

2020年2月1日,北大纵横官方发布《关于疫情影响分析及应对建议》,提出本次疫情带来的六大正面、四大负面影响,并指出:“疫情形势下将推动大数据和区块链的建设速度加快,推动生活智能化发展。我们已经有充分的逻辑相信,大数据能够更好的帮助我们应对类似疫情发展。而区块链能够帮助我们构建更加公开透明的慈善体系。”

2月4日,趣链科技宣布将联合复星集团、雄安集团等发布基于联盟链的「慈善捐赠管理溯源平台」,邀请各大捐赠机构、基金会将数据上链。再比如,采用区块链技术和去中心化理念可以改进传染病监测预警网络和决策流程,避免因为少数关键的中心节点瞒报疫情而造成重大损失,等等。

从一个管理咨询师的视角分享3个基于区块链的应用场景,并认为在疫情之后应该会加快促进其更快的发展。


第一,政务相关信息公开和数据共享将会大幅提升

这次疫情,从武汉疾控中心对外披露相关数据出现的诸多纰漏和令人不可思议的做法等,明显暴露了我们在城市数字化发展上的短板,以及给全社会带来了深刻的思考。假设各地方疾控部门使用全国统一的上报系统,且数据上链,数据一经上报自动向全社会公开,而且不得篡改,通过区块链+多方安全计算,可以实现部门间的数据互联互通。这样不仅是政府,更多的社会角色,包括一些专业医学工作者,通过公开可信的数据信息也会及早提出相关决策建议。

这方面真实的案例也正在陆续涌现:

2月2日,广州南沙区政府正式上线疫情防控协同系统,基于“南沙城市大脑”运用区块链等信息化技术,汇总整合了疫情重点关注人员、最新疫情数据、资源调度等各类防疫信息,打通了区内政数局、政法委、卫健局、来穗局等跨多部门的“数据烟囱”。

2月6日,艾鸥科技联合宁波、长沙政府和中企联、中软协,上线了基于自主可控联盟链技术研发的善益鸥慈善信息公示平台。2020年,相信各地都会这样的种子开花结果。


第二,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商业将在2020年加速前进

2019年至今,链圈讨论非常热烈的区块链应用无疑是分布式商业了,有人甚至说2020年将是分布式商业的元年。2个月前曾有数据推测,2020年将出现一个历史性拐点——线上零售电商交易量超过线下,相信这个预测因为此次疫情应该已经提前做实了。然而,随着线上获客(流量)成本越来越高,流量几乎被各大平台占据,很多中小企业的在线上做生意也是越来越难了。__

什么是分布式商业?网络报告有定义——

“分布式商业是一种由多个具有对等地位的商业利益共同体所建立的新型生产关系,是通过预设的透明规则进行组织管理、职能分工、价值交换、共同提供商品与服务并分享收益的新型经济活动行为。分布式商业的兴起与涌现是社会结构、商业模式、技术架构演进的综合体现,具备多方参与、专业分工、对等合作、规则透明、价值共享、智能协同等特征。”

__

我理解,分布式商业更多是从流量、资金、协作方式、基础设施建设成本等方面考虑,是共建、共享、共治的理念和思维方式。大家共同维护品牌,共担成本、共享收入,共享收益的载体是有共识价值的通证。所以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商业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必须要可信,有可信技术提供可信平台且安全加密不可篡改,才能实现共建、共享、共治。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商业的逻辑是“我的数据我做主”,我买了你的产品,你获得了我的消费行为,你赚的钱要拿出来跟我分红,通过智能合约,每个人的贡献都能精准确权、公平获得收益,哪怕只有1个转发、点赞等,也会收到相应的奖励;哪怕你只投资了1元钱,也会获得相应的价值回报。

首先形成气氛的分布式电商是微商,也就是分布式社交电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电商将引领一场营销的变革。区块链技术的特点是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安全等,基于区块链的商业闭环数据上链,信息对称或者准确说是价值对称,同样一个商品你是不是会更愿意去消费,因为很可能它不仅便宜、而且价值透明,你知道你支付的价值最终流转到何处,更有良心的商家、付出更多价值的环节(有可能是生产商、也可能是设计师、或者是渠道商)将会得到其应有的利润,透明商业价值被最大化流通。当然,我说的只是一个基本原理,这中间有很多复杂的地方还需要新的商业模式设计,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因为区块链商业里的参与角色可能会很多,多方价值分配的设计需要最终让多方都获取利益,这个商业才能存续和发展。


第三,基于分布式自组织引发的组织形态迭代将会加速。

农历年后的第一个开工周,几乎大多数公司都出台了远程移动办公方案。远程移动办公,对于很多区块链从业者是非常自然的工作模式,因为大多数的社群工作人员都是分布式的远程协作。知乎上有篇文章说,现在的社会结构,人和人的连接模式逐渐向无尺度网络发展,是这次病毒传播加速的起源。现实世界中的互联网、社会人际网等就是典型。无尺度网络中的关键节点,就是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自组织中的超级节点、超级传播者。在此次疫情救助行动中,就体现了很多的分布式组织,很多新建的微信群里募捐、找货源、物流运输等,医护需求信息在各个群里反复流通并被逐个验证,这就是一个小的分布式计算、验证和归集系统。据说,一开始这个分布式组织是混乱的,每个供应商和求购信息都被重复询问确认,但很快就建立起了分工模式,一些超级节点自然涌现了出来,就是很多群管理员,他们是各种信息和资源的核心传送者,负责某个环节,如找货、物流、医院接洽、纠察等工作,大部分人也开始接受超级节点的安排,听从指令行事。整个过程只用了小时级的时间。因此,自组织的运营效率,由于社交网络的完善,隔空云端高效协作成为了可能,就像现在的我们窝在家里办公一样。当然,这样的组织也会产生很多弊端,最大的问题就是“信任”。比如还是刚才的例子,货源是否可信、需求端信息是否可信、节点是否可信等,诸多的信任问题也会导致大量时间和沟通的低效、重复等。因为自组织的方式聚集起来的是一帮弱连接关系的人,短时建立信任是很难的,也没有权威的第三方来双向确认,这样必然导致大量的资源浪费。这个典型的自组织mvp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分布式组织开展业务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迫切。因此我们相信,基于链上业务的分布式组织,一定会改变这样的局面。而且,未来整个社会的组织形态也会继续向这种自组织模式迭代发展,并且将会因为这次特殊的事件社会大众也会加速适应。

2020年,北大纵横区块链研究院将联合区块链领域技术合作伙伴,专注为各行业各地区客户进行区块链赋能,提供培训及咨询服务,并帮助各地政府、企业等落地区块链+项目。